咬咬牙
本文最后更新于 91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 知乎@可可老爹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0436167

离家还老远,霞子爸早早就掐灭了烟,

昏黄的路灯下寒风凛冽,

男人缩紧了脖子,

油亮的工服裹的更紧了些。

摸到家门口,他驻足端立了半晌,

像是要进别人家一样,矮身开了门,

院门的合页发出克制的呻吟,

屋头里没掌灯,婆娘披着棉袄迎了出来。

“孩她妈?”霞子爸声音压的仿佛扎进土里,

“你咋个这点就回来了?”女人红着眼问。

不等两人再言语,咣当一声,

身后屋门洞开,

萧菲霞叉腰而立,

朗声道: “爹,给我三佰块钱。”

“咋的又拿钱啊闺女。”

院墙里彷佛是起风了,

男人的胡子微微发颤。

“我那个哥,还得用钱。”

“那个娃,他爹他妈呢?咋的总要你花钱?”

“说了你也不懂。赶紧,把钱给我。”

“我、我给你个嘴巴子我给!”

男人扬手便要打,被霞子妈死命摁下。

“姑娘啊,不怨你爹啊,你那男的到底咋回事嘛!

头年刻你说人在抢救,要钱买牛奶,你爹给你了;

月初你又给他积阴德,要钱买芥菜,我偷着给了;

昨个又说给他办法事,要办一百套,你别是疯了!

啥嘛个人呐!孩儿啊!就不能让你爹妈看一眼啊?”

一时间,当院里静得可怕,

窗台上的菩萨大气不敢出,

霞子脸上忽明忽暗,

终是冷冷的说道:

“看一眼?凭你们也配?”

路灯昏黄依旧,院墙里的风似是更大了。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