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生忘死”抗疫精神的文化意蕴

by lushuyu | 2021年2月11日 上午7:21

  “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9月8日,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如是总结伟大的抗疫精神。

  “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正义旗帜,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舍生忘死、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为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巨大贡献。”10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主题展览时,这样评价抗美援朝的伟大壮举。

  舍生忘死体现生死观和义利观,是中国创造抗疫奇迹的精神支撑。精神是民族之魂,是心之定所和行之依归。钩沉稽古、扶隐发微,挖掘和揭示舍生忘死的文化意蕴与本质内涵,有助于增强文化自信。

  舍生忘死的抗疫精神,缘起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宁可玉碎,不为瓦全”“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等,都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写照。有了这种精神,中华文明虽风雨沧桑,却旷古无两,生生不息,千载传承。

  舍生忘死的抗疫精神,淬炼于革命文化。红船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红岩精神、抗联精神和西柏坡精神等,都是革命文化的重要标识。“豪情做囚徒”“满腔热血沃中华”“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一腔热血勤珍重,撒去犹能化碧涛”“剜心也不变,砍首也不变”“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等,都是革命文化的思想精髓。

  革命文化熔铸于“风雨如磐暗故园”的近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的精神结晶。同时,我们党成立前仁人志士的救国救民探索,以及“将不畏死、兵不惜命”的抗战壮举,为革命文化的形成提供了丰厚精神土壤。“敌一日不去,吾必以忠贞至死”“若死而中国能强,死亦何妨”“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等,立起一座座熠熠生辉的精神丰碑。有了这种精神,近代以来的中国,虽饱经风霜,却艰难竭蹶,浴火重生。

  舍生忘死的抗疫精神,彰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大庆精神、雷锋精神、抗洪精神、北大荒精神、抗美援朝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等,都蕴含舍生忘死的傲骨与血性。郭永怀用生命守护国家秘密,邓稼先抱定“为了它,死了也值得”的信念在危险岗位默默奉献数十载,焦裕禄为了改变兰考面貌“不达目的,死不瞑目”,王进喜发出“宁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言等,都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鲜亮底色。有了这种精神,70余年的新中国史,虽风雷磅礴,却乘长风破万浪;40余年的改革开放,虽荆棘载途,却能成就家邦之富。

  万物得其本者生,百事得其道者成。“舍生”是精神外化行为,“取义”和“求法”是精神内在本质。舍生取义和舍身求法,是舍生忘死的信念基础及价值魂魄。“义”是“四维”之一,汉代有“廉而不刿,义也”。中国文化中,关于“义”的表述不可胜道,如“君子喻于义”“度义而后动”“见利不亏其义”“行则思义,不为利回”“与其生而无义,固不如烹”等。“义”和“法”是时空概念,其内涵依情境变化而变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义”和“法”,重在维护社会伦理;革命文化中的“义”和“法”,志在为民族谋复兴、为人民谋幸福;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的“义”和“法”,诉求同样在于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

  稽古察今,稽古启新。舍生忘死是精神,也是文化和气节。只要有舍生忘死之义,就一定能彰显护国佑民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的英雄主义、血战到底的浩然气概、临危不惧的牺牲精神、先人后己的奉献精神、百折不挠的必胜信念。在抗疫斗争中,舍生忘死的故事不胜枚举,既撼人心魄,又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新冠病毒研究者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誓言,以及无数“最美逆行者”感人肺腑的壮举,都将彪炳史册。历经苦难和辉煌的中华民族,必将在新时代伟大征程中再次创造历史。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386.html


「一个人的火树银花」

by lushuyu | 2020年10月31日 下午4:12

从后墙走到门口是九步。

掂起墙根的帆布提包,刘小海刚走三步,裤兜里的手机响了。将提包放到地上,刘小海摸出手机,食指滑一下屏,贴近耳朵,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女子说的是普通话,语音轻柔,刘小海听来却似五雷轰顶。挂了电话,刘小海愣愣地站一会儿,慢慢走到床边,一屁股蹲了下去。床被压得“吱呀”一声。

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了。刘小海没想到疫情如此严重!

老家回不去了,就在武汉过年吧。中午,刘小海煮了一桶方便面。午觉醒来,在手机上刷了一会儿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刘小海急忙去药店买口罩。药店结账的人排着长队,有人买三袋板蓝根颗粒,有人买四盒双黄连口服液,有人买五瓶医用酒精,不管有用没用,大家手里都提着药品。口罩已涨价了,十个装的两包口罩花了三十元。出门戴上口罩,刘小海赶到超市。超市的人更多,刘小海割了六斤肉,提着一袋小米、半兜土豆,两捆葱和蒜苗,排队八分钟才结了账。

回到出租屋,刘小海先给儿子打电话。刘小海严厉地教导儿子,要戴口罩,要少出门,儿子“嗯嗯”地应着,听起来并不上心。每次和儿子联系,刘小海鼻子都会发酸。儿子没读完高中就出来打工了,父子俩憋着劲,想着干三四年就可以盖两层小楼,但一场车祸让爷俩梦想落空了。前年夏天,骑自行车的刘小海和一辆电动车撞上了。刘小海尾推骨粉碎性骨折,对方伤得也不轻,双方各负其责。刘小海出院了,攒的钱也花完了。打了十三年的工,单亲爸爸刘小海没给儿子盖起两层小楼。

嘱咐过儿子,刘小海又联系老家的大哥。父亲去世五年了,八十岁的母亲和大哥一起生活。大哥说村里已经广播了,劝人不要走亲戚。大哥还告诉刘小海,刘小海因病致贫,乡里把他纳入贫困户,还帮他盖了三间新房,三间堂屋就快上楼板了……

除夕夜里,想起每年父子的春节一聚,想起大哥说的三间快成的新房,刘小海辗转反侧,最后干脆起身浏览新闻。武汉封城的悲壮,国家战胜疫情的决心,医生和护士的逆行,让刘小海心潮澎湃。看到建设火神山医院的新闻,刘小海心里一动:“建筑工地上需要很多焊工,能帮就帮,咱也去出一份力吧。”

奇了怪了,下了决心,刘小海很快入睡了。

大年初一,刘小海早早就起床了。吃过饭,刘小海将制下的肉和蔬菜给了房东大哥,他要去火神山医院当志愿者。

到了工程部,刘小海说:“俺是一名电焊工,来支援火神山医院建设的。”

大年初二,数百台挖掘机在平垫土地,成千名工人在卸载建材。忙了一上午,刘小游边吃着盒饭边看护施工定位旗。一个女子拿着手机朝他走过来。“求小视频,宣传火神山医院建设的吧。”刘小海心想。

“师傅,你们很辛苦吧?”

“不辛苦,还可以。”

“师傅,您是河南人?”

“是的,俺在武汉打工,封城了,回不去,就来这儿当志愿者了。”

“谢谢,谢谢您!”

刘小海没想到自己在网上火了。很多人转载他的视频,上百万人为他这个河南人点赞。晚上下班,刘小海正看自已视频呢,儿子给他打来了电话。

“爹,俺看到你的视频了,很多人夸你呢。”

儿子是在为自已骄傲呢!刘小海却在电话里叮嘱儿子不要给奶奶说。刘小海不想让母亲担忧。

“中,你要照顾好自已啊。”儿子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老家的很多媒体也希望通过视频连线采访刘小海。刘小海就在工作间隙接通视频,给他们介绍工地的情况。有个记者问刘小海想对母亲说点什么。刘小海哽咽了。刘小海说希望娘好好的,疫情结束就回家好好陪陪她。

刘小海希望母亲看不到视频。

夜晚,工地上的灯亮起来。上千个工人还在不知疲倦地忙碌着。刘小海扛着焊机来到工作点,刚把坪机电线连好,大哥打来了视频通话。

“小海,俺都看到你的视频了,都说你给咱村人长脸哩。”大哥笑着说。

“哥,你别给咱娘说啊,她该担心哩。”刘小海说。

“小海,娘也知道了,娘让俺给你打电话,娘要给你说话哩。”大哥把手机递给躺在椅子上的娘

“海儿啊,娘好好的,你别担心娘,你要好好干活。”刘小海看到了娘的白发。

“海儿啊,你做得对,大家都该出一份力呢。”娘继续说。

“海儿啊,照顾好自己,娘——娘等着你回家。”娘流泪了。

“娘——”刘小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哭了。

挂了电话,刘小海戴上口罩。左手拿着面罩,右手的坪钳稳稳地夹起坪条,一下二下地触碰着眼前的钢管。瞬间流溢的焊花四处飞散,就像盛开的火树银花。

http://zujuan.xkw.com/10q11059069.html[1]

Endnotes:
  1. http://zujuan.xkw.com/10q11059069.html: http://zujuan.xkw.com/10q11059069.html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266.html


小瑞的冒险🐱

by lushuyu | 2020年10月13日 下午12:23

作者:虎山行不行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5298905/answer/152031648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这呢,就得入乡随俗分享现编的故事:

说村西头有个地主老财,总觉着自个儿挺漂亮,自己取个名,叫个老美。

说村东头有个大老实人,忠厚老实中正平和,乡亲们都叫他老中。

老美日常为害乡里欺行霸市,弄的乡亲们人心惶惶的,有人给他上贡就为了少挨欺负,有人把自己孩子送他家打工去。

老中家里孩子多,就有几个农忙时候帮老美干活的,为了混口吃食。

这帮孩子里出了个小鸡贼,叫小瑞。

他可一点都不像他爹那么厚道,眼珠子一转就是一个主意。

这天小瑞过了十八岁生日,也算个大人了,打算去给老美家打打工赚钱糊口,但是他不太想跟别人一样挨欺负。

于是他画了几张漂亮的画,到了老美家门口,打算拿着画去捧捧他,好实现自己梦想。这个画名字就取了“捧捧他”的开头拼音,叫个PPT。

小瑞唾沫横飞给老美一通尬捧,说老美是大咖,老美指定能起飞,简称咖飞,小瑞说,就打算去村东头,宣传一下老美独有的咖飞文化!

老美一听乐的后槽牙都出来了,就问小瑞,你小兔崽子打算怎么宣传呐?你说说我听听?

小瑞指着老美后院肥沃的韭菜地,说,呐,我是正在学魔法,能把韭菜变成金条,你给我割一点韭菜,我拿回去给他们变一变,他们就服气我了,服气我了,那不就是服气你了对吧美叔?

老美一听,二话没说,扭着肥屁股给小瑞装了一篓子韭菜,打发他赶紧回村东。

小瑞撒丫子就跑回了家,变个屁的韭菜啊!小瑞把韭菜全在村东分给乡亲们回家包饺子去了。

村东头就这样吃了老美家割下来的韭菜,也觉得小瑞是挺尿性一小痞子。

后来小瑞不断画PPT,不断以点韭成金魔法进行中为由,找老美要韭菜。

老美就一直给,直到有天发现了小瑞附近的老乡打嗝都带着韭菜饺子味儿,老美心说,糟糕,大意了!

后来东窗事发,小瑞被老美一顿好打,屁股都沾不了凳子,连滚带爬回了老中家。

老中说,小瑞啊,你个小祸头!你都不知道,你内几个哥哥,什么小华、小条、小兴什么的,都在被老美找邪茬啊!他就不是一讲理的人啊!你这事弄不好老美没完,回头他上门要人,你还得受二茬罪啊!

小瑞当时吓的,滴滴答答,咖啡色的液体顺着裤子滴答到地上,汪成了一片海……

翌日

村中间的麦场上,老中拿着大喇叭吆喝乡亲们都出来见证他教训犬子。

旁边,跪着五花大绑的小瑞,如丧考妣脸色难看。

乡亲们都聚过来了,老美也剔着牙凑过来看热闹。

老中见老美挤进人圈,说老美,你来得正好,我今天当着你面教育小瑞这小兔崽子!

说话间抽驴的鞭子高高挥起,啪!小瑞一声哎哟,兜里掉出来100万大钞。啪!又是一声,小瑞嚎哭着满地打滚,兜里又掉出来100万大钞……

老中捡起200万,说好你条小狗,这是你压岁钱吧?没收了!

接着老中向周围人群作了个四方揖,说乡亲们都看见了啊,小瑞这小子不懂事,我家教肯定是有的,以前得罪过各位,念在他小,谁再跟他以前的事计较,那就有失大人的体面啦是不是。

老中是看着老美说完这段话的。

乡亲们纷纷说对对对,别难为小瑞了,你看这哭的,谁再拿着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难为他那还是人?他还是个孩子啊……

老美脸都紫了,气的剔牙的牙签咽进了肚子里。

夕阳西下,老中拉着小瑞的手走在回屋的路上。

“疼么,儿?”

“不疼,谢谢爹救我,嗝……”

一股子韭菜味儿从小瑞嘴里传了出来,飞遍了整个蓝星村……

完。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259.html


「中国美学的“家国情怀”」

by lushuyu | 2020年10月3日 上午11:05

转载文章 节选自陈望衡《中国美学的“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是一种人类的共通意识,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有它的特殊性。

家与国的统一性。中国社会以家为本位。西安半坡所发掘的距今六千年前的仰韶文化遗址有着大量的适合于一夫一妻居住的小屋子。

显然,家是这个部落的基本单位。由家到家族再到胞族,由胞族到胞族联盟,在此基础上,扩大到非血缘关系的社会联盟,由此出现了中国最早的准国家性质的社会。尽管此后在国家层面上,血缘关系的实际意义有所淡化,但它一直是中国社会结构的精神纽带。

家庭伦理用于治国就成为政治原则。治家与治国具有内通性,所以,《大学》说“治国必先齐其家”,“一家仁,一国兴仁”。国与族的统一性。国是政权概念,族是种群概念。中国这块大地上,存在过许多民族。

这许多民族,不管是共时态存在还是历时态存在,均可以寻到某种内在的关系。 族与族之间的关系有两种:一为血缘性;另为社会性。民族之间不只是存在着血缘性的关系,也还存在社会性的关系,其中最主要是文化关系。文化关系当它内化为民族精神,就具有类血缘的意义,这就是说,民族不只是具有自然的血缘性,还具有文化的血缘性。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诸多民族是有共祖的。 共祖不是一位,而是多位,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炎帝和黄帝。炎帝和黄帝不独是华族的共祖,也是诸多少数民族的共祖。《山海经》云“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颛顼(黄帝孙)生驪头,驪头生苗民。”又云:“炎帝之孙名日灵恝,灵恝生氐人。”《山海经)是一部出自战国时期的人文地理书,兼有神话性质,所言民族之间的自然血缘性关系也许不一定是科学的,但如若从文化上考虑,它们之间也是有可能存在着文化上的血缘性的。

国与国民、国土(国域)的统一性。 中国的国土其核心地区是相当稳定的。谈到中国,人们会自然地联系到中国这一疆域。这疆域既是国之域,也是民之家。《逸周书》云:“国有本,有干,有伦质,有枢体。土地,本也;人民,干也;敌(他)国侔交,权也;政教顺成,伦质也;君臣和(悦),枢体也。”这是说,国土即疆土是国家之本;国民是国家主干;国权是国家的基础,与他国进行交往,国权是首位的原则;国学即“伦质”,是国家意识形态;君臣和睦是国家稳固的枢机即关键。在中华民族的意识中,国家、国土、国民、国君、国权、国学、国枢是一体的。

家国情怀究其本是一种哲学意识,是人对其本——家与国的意识。与别的哲学意识不同的是家国意识的突出特点是情理合一。在生活中,家国情怀与其说更多地体现为一种理念,还不如说更多地体现为一种情感——一种既厚重又绵长的家国浓情。正因为如此,家国情怀也被视为一种美学情怀。

家国情怀以及家国情怀的放大版——天下情怀,是中华美学精神的内核。北宋的张载倡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而曾让张载师事之的范仲淹则高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由于种种原因,张载、范仲淹的愿望绝大部分只是作为一种梦想而存在。然而,在今天,中华民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振兴中华不应只是梦,而应是正在践行的现实。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200.html


「批判与探寻:文本中心的突围与建构」

by lushuyu | 2020年10月3日 上午10:55

转载文章 摘编自孙绍振《批判与探寻:文本中心的突围与建构》

艺术家在艺术形象中表现出来的感觉不同于科学家的感觉。科学家的感觉是冷静的、客观的,追求的是普遍的共同性,而排斥的是个人的感情,甚至智性导向;可是在艺术家,则恰恰相反,艺术感觉(或心理学上的知觉)之所以艺术,就是因为它是经过个人主观情感或智性“歪曲”的。正是因为“歪曲”了,这种表面上看来是表层的感觉才成为深层情感乃至情结的一种可靠索引。

有些作品,尤其是一些直接抒情的作品,往往并不直接诉诸感觉,例如“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好在什么地方?它并没有明确的感知变异,它的变异在它的情感逻辑之中。这几句诗说的爱情是绝对的,在任何空间、时间,任何生存状态,都是不变的、永恒的。爱情甚至是超越主体的生死界限的。这是诗的浪漫,其逻辑的特点是绝对化。理性逻辑是客观的、冷峻的,是排斥感情色彩的,对任何事物都采取分析的态度。按理性逻辑的高级形态,即辩证逻辑,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不变的。把恋爱者的情感看成超越时间、地点、条件的东西是无理的,但是,这种不合理之理,恰恰又符合强烈情感的特点。

清代诗话家吴乔把这叫做“无理而妙”。无理对于科学来说是糟糕的,是不妙的,可对艺术、审美情感来说则是妙极了。因为无理了,超越了理性了,情感才能得到充分的自由。理性的一个特点是全面性,不能片面、绝对化,而情感的一个特点恰恰是绝对化,不绝对化不过瘾。所以宋朝诗评家严羽才说:“诗有别才,非关理也。”

当然,情感逻辑的特点不仅是绝对化,而且可以违反矛盾律、排中律、充足理由律。人真动了感情就常常不知是爱还是恨了,明明相爱的人偏偏叫冤家,明明爱得不要命,可见了面又像贾宝玉和林黛玉那样互相折磨。臧克家纪念鲁迅的诗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按通常的逻辑来说是绝对不通的,要避免这样的自相矛盾,就要把他省略了的成分补充出来:“有的人死了,因为他为人民的幸福而献身,因而他永远活在人民心中。”这很符合理性逻辑了,但却不是诗了。在小说中,情节是一种因果,一个情感原因导致层层放大的结果,按理性逻辑来说,理由必须充分,这叫充足理由律。可是在情感方面充足了,在理性方面则不可能充足。说贾宝玉因为林黛玉反抗封建秩序,思想一致才爱她,理由这么清楚,却一点感情也没有了。现代派诗歌曾经提出过一条著名的原理,叫做“扭断逻辑的脖子”。不懂得这一点,就不可能读懂现代诗歌。

由于理性逻辑在日常实用中和科学研究中,占着天然的优势,因而一个人的社会经验越丰富,文化教育的水平越高,理性逻辑的优势就越强,以理性逻辑代替人物的情感逻辑的可能性就越大。倒是在小孩子、文化水平不高的原始民族那里,情感逻辑倒往往具有相对的优势。当然,每一个文明的成年人,特别是具有审美心理素质的人,都是具有相当的情感体验的。但是由于这种情感的逻辑性在日常生活中是不实用的,因而是很容易被忽略的,被忘却的;又由于它的逻辑性与理性的科学性相矛盾,因而在学校教育中是处于受压抑的地位。

从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作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在接受理性教育时,要特别留意保持情感的活跃,不让它被优势强大的理性逻辑所吞没。同时,除了自我保护、自我体验以外,还要认真关注不同人物情感的特殊性,这不仅是作家的职业训练,而且是青少年的基本修养,文学作品的阅读正是提高这种修养的最有效的途径。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196.html


咬咬牙

by lushuyu | 2020年5月7日 上午11:50

> 知乎@可可老爹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0436167

离家还老远,霞子爸早早就掐灭了烟,

昏黄的路灯下寒风凛冽,

男人缩紧了脖子,

油亮的工服裹的更紧了些。

摸到家门口,他驻足端立了半晌,

像是要进别人家一样,矮身开了门,

院门的合页发出克制的呻吟,

屋头里没掌灯,婆娘披着棉袄迎了出来。

“孩她妈?”霞子爸声音压的仿佛扎进土里,

“你咋个这点就回来了?”女人红着眼问。

不等两人再言语,咣当一声,

身后屋门洞开,

萧菲霞叉腰而立,

朗声道: “爹,给我三佰块钱。”

“咋的又拿钱啊闺女。”

院墙里彷佛是起风了,

男人的胡子微微发颤。

“我那个哥,还得用钱。”

“那个娃,他爹他妈呢?咋的总要你花钱?”

“说了你也不懂。赶紧,把钱给我。”

“我、我给你个嘴巴子我给!”

男人扬手便要打,被霞子妈死命摁下。

“姑娘啊,不怨你爹啊,你那男的到底咋回事嘛!

头年刻你说人在抢救,要钱买牛奶,你爹给你了;

月初你又给他积阴德,要钱买芥菜,我偷着给了;

昨个又说给他办法事,要办一百套,你别是疯了!

啥嘛个人呐!孩儿啊!就不能让你爹妈看一眼啊?”

一时间,当院里静得可怕,

窗台上的菩萨大气不敢出,

霞子脸上忽明忽暗,

终是冷冷的说道:

“看一眼?凭你们也配?”

路灯昏黄依旧,院墙里的风似是更大了。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140.html


面馆

by lushuyu | 2020年4月22日 下午3:07

> 作者:匿名用户
>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0871139/answer/1097922876
> 来源:知乎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中的时候学校对面有家面馆。

老板40多岁,人特别好,平时学生都喜欢去他那蹭蹭空调蹭蹭网打打游戏,即使是客多的时候也从没见过老板赶人。

店里平时只能看到老板和老板娘。偶尔,差不多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在点里能看到老板的儿子坐在店角用平板看看动画玩玩玩具,有的时候还会在店门口跑来跑去。

我平时下午下课后自习一般都直接翘掉,但因为网吧太远,于是我总喜欢去面店坐坐刷刷手机顺便来碗大肉面,有时候甚至把笔记本带着去那打游戏。一来二去跟老板混熟了,偶尔还能给我加个蛋。

后来,大一暑假回高中看望老师,正好想起很久没去那家面店了,于是出了校门走进面店。

“诶呀,好久不见你来打游戏了,是毕业了?考到哪去了?”走进店门,老板居然还认识我,这让我有点惊诧。毕竟学生走了一茬又一茬,我以为我也只是一片过眼的云烟。

“成绩平平,大学考次了。面照老样子来。”我点点头,坐在了店角的老位置。

店里没什么变化,多了些其他菜品的海报,什么酱脊骨麻辣烫什么的,毕竟菜品多样化可以吸引客流量。

老板在厨房里煮面。天气炎热,老板只穿了件跨栏背心,背后的纹身露出了一角。

面煮好了,还是那个熟悉的暖心的味道。面上还有一个荷包蛋。

我起身去厨房边的冰柜拿饮料,顺便给老板递了根烟。

因为这个时间学校还在上课,老板儿子的小学也还没放学,店里只有我和老板两个人。

不记得从什么话题开始的,好像是生意,我和老板拉起了家常,最后话题落在了纹身上。

和老板认识了这么久,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故事。

老板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个放荡不羁的人,是个混街头的。结果后来一次斗殴,加起来判了10年,后来因表现良好减刑8年就出来了。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监狱里那段时光。”老板掐灭手里的烟,拿起烟盒摇了摇,是空的。我又给老板递过一根。

“那会年轻,头脑发热,做起事来一点都不计后果,差点没给人家打成残废。”

“后来出来了,父母给我找了认识人开的饭店,让我去当伙计,干了几年,跟自己以前混道的哥们借了些钱,在这开了个面馆。他妈的,都是从号子里出来的,人家就下海经商致富了,我在这搞小本生意,倒也还好,日子过得还算舒服,有了老婆有了孩子,平时日子也得闲。”

“蹲号子这事,我不后悔,自己干的事就应该自己担责任。就是对不起爸妈,对不起很多人。”

烟雾弥漫在老板的眼前,他的眼眶湿润,也可能只是厨房的热气熏的。

Source URL: https://blog.lushuyu.site/120.html